阳光充足的小城

阳光充足的小城
阳光充足的小城在我死之前,我要带你去一个阳光充足的小城,买下一个小小的院落,院中有一棵梧桐树,冬天快到的时候,树上开满了梧桐花。你帮我冲一壶新鲜的好咖啡,我拿一本年轻时来不及读的书,读三五十页,待到花瓣洒满了小院,我抬起头,

叶大如盖,花香淡雅。夏天既有热烈的太阳,又有瓢泼的大雨,阳光透不过,雨水也沾不湿。是不是就因此,凤凰来树。就有了“凤凰择梧桐而居”的说法。

阳光充足的小城

图片 1

图片 2

那风吹不干的记忆

在我死之前,我要带你去一个阳光充足的小城,买下一个小小的院落,院中有一棵梧桐树,冬天快到的时候,树上开满了梧桐花。你帮我冲一壶新鲜的好咖啡,我拿一本年轻时来不及读的书,读三五十页,待到花瓣洒满了小院,我抬起头,还可以闻见咖啡香一朵朵落进我的书中。

曾经,家屋房前有两棵梧桐树(泡桐,是北方梧桐树的一种,乡下总称梧桐)。一棵在左边,一棵在右边。两棵树间隔有一丈,与墙体四尺之隔,树枝枝交互,叶叶重叠,把房屋前面遮得严严实实,不实是个遮凉的天然大绿伞。

古语云“凤凰非梧桐不栖”。《诗经·大雅·卷阿》曾记载“凤凰鸣矣,于彼高岗。梧桐生矣,于彼朝阳。菶菶萋萋,雍雍喈喈。”庄子秋水篇里,也提到梧桐,是庄子见惠子时说:“南方有鸟,其名为鹓雏,子知之乎?夫鹓雏,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,非梧桐不止,……”可见,是古人早已把梧桐与凤凰联系在一起,人们也常说“栽下梧桐树,自有凤凰来”。虽院中植梧桐,但没见凤凰,却可留梧桐气势和祥瑞于院中。这也许就是有些院落栽种梧桐的缘由吧!

我不记得也未曾问起这两树植于何时,也不知道是谁亲手所植,或许是在这老房屋建造那年移植而来。不过从我开始记事,这两棵梧桐树就已经有碗口粗,有数丈高了。

梧桐树在院子里接受着一年四季的风霜雪雨,经历着枝繁叶落,记录着星辰日月,刻录着一圈圈岁月年轮。它们在院子里一站就是一二十载,默默的生长,默默的承受。一直到家里整修房屋,最后做成了新的房门,它们再以另外一种方式延续着的使命。

梧桐叶大如盖。单叶互生,状如心形,裂片三角形,基生七脉,两面无毛或略有短柔毛。入春三月,先是掌大的嫩绿色,枝枝相生,叶叶舒展。到入夏,枝叶已经把天遮得严严实实,即使太阳当照,有风拂过,也见不到地面上斑驳陆离。

待四五月份,梧桐树上便开出淡紫色的喇叭状或漏斗状的小花。花虽不大,但待一整树开放,也不失是一道壮观的景色。花儿略香,幽中带甜。树下独静待,熏得人儿醉。折一枝开满小花的枝蔓近距离的欣赏,其精美之处不得不让人赞叹这大自然的巧夺天工。玩于手中,也不亦乐乎。微风轻吹,花香满院。夏季多雨,每逢风雨交加,庭院中就落满了被雨打落的花枝儿,铺满在地,画面虽美,但不甚惋惜。

汲取着一整夏的溽热,叶子不断向四周伸张,紫色的花儿孕育着一颗颗蒴果。梧桐果成熟大约在八九月份,果壳状似铃铛,一层薄薄的壳。未成熟前,绿色的外衣上油腻且有粘性,弄在手上极不易清洗,要是把汁液沾于衣物上那可算是给挂了个彩。果实随着不断生长也由早期的青绿色变为成熟的棕褐色。每当秋初风雨交加之时,被打在院中零零散散,有的还完好,有的却已破裂,完好的像小跳球一样在雨水中翻滚,破裂了的坦荡荡地吐露出白色的绒絮,掉落出小小的种子。

都说“秋风扫落叶”,是的,忽如一夜秋风来,叶落庭院知根深。秋风过,叶子落,一层枯叶,一层秋。叶败果落,到最后树上除了张牙舞爪状如挽留之意的树枝,其他的什么也没什么能够留下。也只留的枝干独自度过即将来临的又一寒冬腊月,也只有独自待来年的春天,再一年的枝枝蔓蔓,叶长花开。

要说起有没有关于这院子里梧桐树的趣事,掰掰手指,倒还真的不多。

树上从来没遇到过什么凤凰,倒上面架个鸟窝。巢筑的很高很高,说起鸟窝,可说这筑巢的鸟真是大自然中的能工巧匠,集建造师和构造师于一体的生灵,当然如此优秀的建造师不只有鸟类,还有诸如蜜蜂,蚂蚁,蜘蛛,田鼠等等。家里人也未曾惊扰那寄居在树上的生灵,不过倒也让人有些生厌,就是掉落在石阶石板上的一撮撮鸟屎。有了树也就不可避免驻留在树枝上的成群的鸟儿,不经意间就可能滴落在我们身上,鸟屎倒也好清洗,其实,乡下人也是很在意这些。殊不知,鸟屎还有很好的清洁作用,或许你也曾略有耳闻。既是,滴落在石阶上的鸟屎也未必全是坏事。

树上有鸟,树下有蚁。儿时的我也会时不时的捉弄一下那些努力爬树的蚂蚁。手拿一根小枝或者注射器(针管儿),吸附一些准备好的肥皂水或洗衣膏水,沿着树围,滴撒一圈接着一圈,蚂蚁遇水则会停止不前,要是不济就会被流下的水包裹起来,也有可能直接被垂落在树底。生命顽强些的可能还能逃离水滴继续活着,要是那脆弱些的也就当场一命呜呼了。

听老人说,梧桐树全身都是宝。木材纹理通直,结构均匀,不挠不裂。木质轻而韧,耐酸耐腐,不易变形,也易染色,易加工。不得不说其木材是建筑,家具,器材,造纸的良好之选。其叶、花、果和树皮均可入药。《本草纲目》中记载:“桐叶,味苦,寒,主恶蚀疮着阴,皮,主五痔,杀三虫,花,主傅猪疮,消肿生发”。在医学上其叶、花、木材有祛风解毒、消炎止咳、利尿降压等功效。其次,叶、花也富含丰富的养分,可做肥料、饲料。

家乡的树很多,说到梧桐树,也就有这一丝丝残存的记忆吧。这也不是杨树和槐树的祸,只是杨树和槐树在家乡栽种的确实多,它们的枝蔓也早已伸展到我心里。就像邻家的那棵香椿树,同样对于梧桐,我喜爱它也很多很多。一时兴起,为它写首歌:

春风吹绿了你披散的头发,

借着小雨插上了几朵紫花,

婀娜优美的体态令人迷,

幽幽淡淡的清香熏人醉。

白云下的婆娑,

大地上的巍峨。

你努力向阳,

你不断生长。

你不怕脚下沧桑的年轮,

也不怕岁月的风雨刀痕。

我知道你深爱这片土地。

于是,

你泥土下的根啊,

越扎越深。

梧桐树没了,但在其庇护下的院落和童年的时光,都已经借着当年她散发的清香,飘进了如今我与父辈两代人的记忆,风吹不散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